で、總之我該從哪邊開始說起比較好呢?
  就跟大多數養了些寵物的人們該有的煩惱差不多,現在我正彎著腰用捲起來的膠帶清理三味線優哉游哉閑晃時掉在塌塌米上的毛屑。



  大約數個小時前。
  「阿虛~~~~」


  「怎麼啦?」明明是快樂的休日,這會兒沒有春日興致勃勃發起的假日蒐寶大會;也沒有需要跟長門一塊解決的麻煩難題,雖說無緣鑑賞朝比奈學姊翩然的便服姿態以及那幾乎能讓一個總是處在緊繃狀態下的人感到安定的天使笑容,多少讓我有點悵然。

  說起來果然還是有點可惜嗎?沒有春日所號召的假日五人部後活動?
  不過這都已經不重要了。

  我的生活如果再持續跟神秘事件周旋下去的話,就可以洋洋灑灑寫一本世界蒐奇錄還是個人超現實履歷自傳放在書店不顯眼的角落裡面,等著哪個已經找不到書可看才把它抽出來、結果順手翻翻又放回架子上讓它繼續積灰塵的人見識一下、所謂「通篇的碎碎念」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就跟春日她對普通人提不起興致一樣,我對寫小說這種事情也沒多大興趣、所以書店的從業員,你們、大可放一百二十個心。

  說到底,SOS團全員都得生出一篇小說那次,就已經讓我吃足了苦頭,回想一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朝比奈學姊圖文並茂的童話大雜燴繪本~當然她手忙腳亂的修正了不下數回,而當時沒有陷入思緒苦戰的似乎是長門跟古泉,長門的恐怖小說跟我所認知的恐怖小說不太一樣,至於古泉寫的推理長篇,因為太過洋洋灑灑導致出刊時我根本沒仔細閱讀過。

  正當腦袋裡還在運作數週前的回憶時,我妹的聲音把把自己給喚了回來。「這星期輪到你打掃了啦~~~」結果我只能看著她把分明是活動筋骨一個早上,現在已經有點懶洋洋、想打盹兒小憩一下的三味線抱了出去,喂隨便打擾睡覺的貓咪可是會被刮一頓!
  「那今天就輪到我帶三味線出門散步了喔~」三步併做兩步踏出了房間的妹妹把我假日唯一的樂趣也給剝奪了。「唔呼呼帶你出去曬太陽喔、三味線好乖好乖~」等等三味線竟然完全沒有發怒也沒有齜牙咧嘴,明明牠還在睡的不是嗎?
  那為什麼我在他睡覺時只是輕輕摸摸他也會被咬,安撫跟訓練動物的才能,跟我難道這麼無緣?


  於是我就這麼一路從客廳清理到廚房、從玄關到後陽台、再把洗衣間跟浴室都一起整理乾淨。

  至於為什麼會這麼勤勞?
  當然是因為這跟SOS團十足耗體力的活動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很好!最後一個地方...」打掃到最後是放置待客用被單的棉被間,只要再把棉被整齊的疊起來放回去今日的掃除工作就宣告完畢了。「也完...唔、」やれやれ...作了一個下午的苦力,看來我也跟三味線一樣萌生了想睡的念頭。

  不過這時候大概沒人會衝進來把我抱出去曬太陽,所以我只好攤開棉被倒下去開窗自己曬了。
  真沒辦法。總之、春天的午後三時陽光正和煦,被睡魔侵蝕之後再來就等著老妹叫醒我吧!
  很快地、勞動過後的疲憊感瞬間吞噬了意識。



  然後,回到目前所處的狀況的時間點。
  第一個反應是有人在舔我的臉,說舔好像曖昧了些,不過把氣息噴在我臉上也太...

  大家都知道,貓舌有刺狀的粗糙感。因為貓舌有許多俗稱線狀乳頭的尖刺,朝舌頭內側生長。
  貓可以舌頭代替刷子,整理細毛,去除雜毛和體臭味。而且貓舌在飲食上也有大功用,到刺能剔除骨頭上的肉塊,喝水時,還能用舌頭代替湯匙。

  我會用這段文字說明,代表舔我的一定不是三味線否則我現在應該會痛到跳起來。等等那舔我的是什麼!?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用最初的觀感去描述這部作品,我會說這是一位S女與一位M男在無限循環、再重新理解的私人建構世界中,尋求真愛的故事吧(笑),或許是因為腦中的故事情境才剛從消失(小說第四本)中脫離,又接看了動畫14的憂鬱篇最終回,才會這麼做結。

  光只是突顯"涼宮在這個世界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世界圍繞著涼宮運作"或"涼宮說了就算",那隨便找一個人代替涼宮來"重新整頓世界"似乎也可行,然而重要的是,所有的跡象都在顯示"兩個人"相互影響的重要性。在書中使用"拍電影"將她的行徑做了一番微化的解釋──一個人、單只是"一個人"便足以使心中所想的設定成真或具現,這樣的"神格化"涼宮畢竟不是第一人,可是有人希望她實現現實的調率,而再造現實也真正的因而被消除/(可能從意念中)屏蔽了。

  雖然主角阿虛的存在感乍看之下很薄、而且似乎正如古泉說的一樣什麼能力也沒有,誠如字面的意思要說很虛嘛、倒不如說虛到不行?但是這麼虛的第一男主角,卻足以影響涼宮─神(就書中所指,仍非最上位)的行為。前提在於,他的意志與思考(更甚者,比方其存在本身)都絕非出自涼宮的構成或希望


  可以說阿虛憑藉著自己的意思在擾亂神的作為也不為過,他不斷地在各方面企圖嘗試變更與修正,當然,修復動作附帶了一點限制條件,意指更上位的原理還是存在於她們所處的時空中的,簡單來說,"隨心所欲"的預度還是有其極限(不能牴觸發生過的存在/不能在時間平面中看見自己等等),跳回故事本身,與其說這個世界是照涼宮的意思在走,不如大膽假設世界動作的權限是比較偏向阿虛的


  畢竟涼宮除了行為脫軌還有異於常人這點可以稱的上是"特色很鮮明的少女"之外,嚴格講起來,她的一切行徑不就只是"社會化不足"的表徵嗎?正因為SOS團的團員們都默默地在觀察她的動向,帶有一定的目的性而聚集在這女孩的身邊,不論是"意識到目的性得以出現"的外星人長門與未來人朝比奈、或"因對方的期望而來、其後才帶有目的性"的超能力者古泉,可以說在涼宮目前年齡所處的社會層級裡面,她並沒有拉攏一堆人跟隨著她的特質、(也許有,但是)祇能令眾人因她的古怪行徑而嚇得躲到遠處,然而跳脫這個年齡層次,嗯~有些比較籠統的字眼可以描述她,比方說"天才"或"精英"之類的當然那還是要排除一些不夠社會化的因子。其後,從故事中還是不難發現到,SOS團的團員們除了實現原先單向的目的,也開始從這個團體中去追求目的以外的東西,包括涼宮本身,或者阿虛~也都是在這個團體中汲取成長的養分

  在故事裡,正因為阿虛能樂在"涼宮春日跟她的快樂好夥伴這個團體"之中(雖然表面上看不太出來),才讓涼宮發現"有趣"的因子並沒有從她的腦袋中消失──"這個人聽得懂我的語言、了解我行事的目的(看起來是吧~或許)",到以上為止,都是自我肯定的一種形式。

  如果只是把涼宮系列解讀成首段的"試圖看清感情方向的呆子情侶系列作",應該會被愛好者圍剿也說不定!因為自己終歸還是路過了,所以就請當它是過路人腦海中乍現而脫口表態的喃喃自語~對涼宮系列而言,愛情好像是最不被重點提醒的部分,然而在這所有的串聯裡,總是在強調"很重要啊~春日那傢伙",公主跟王子的吻...簡單來說,目的性不就已經達成了嗎,在春日的內心深處?




  啊~題外話...我一直覺得平野綾的聲音表情很像宮村優子(要說個代表、是明日香吧),以致於後來神人出現的時候還真的是跟EVA的感覺完全連結上了。

  撇開它的一般CP取向...其實下面這對滿可愛的說(笑)不過我沒聽過小野X杉田(或是逆)的DRAMA...真的有還請推薦給在下(爆)>>>お願い。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太過於依賴的放縱是不體貼的
儘管如此也已經無法重來

朝赤紅的夕映嘶吼 能換得什麼共鳴、換得什麼安慰
皆護衛著當時的幼弱不堅
堅不可摧畢竟不存在

卻又彷若存在



你可以好好的笑 無需多想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片 2.png

過多的揣測會讓交流失真,那是先前某段日子的寫照
那時候的自己還很嫩、也還不夠聰明有條理,許多事情直來直往,卻是要說城府深也不是、不深也只能抱持著"存疑"一詞


底限不只單一的丈量
看待瑣事的態度亦然
那是在我的度量單位下所必須調整的規格,也是看似不需要的準則



可以更輕鬆的

令人遍體鱗傷



仍舊做不到,單一度量總是無視於底限的威嚴

沒有不受傷就能解決的途徑,總得還是要跌跌撞撞地走到這裡
很愚蠢、也不夠有效率
可以更殘忍、卻從來沒有被實現過。



那天在MSN上,能和現在及過去的妳相遇的我是幸運的
因為過去的我也在斷垣殘壁中找到與人交往的每一種途徑和可能性

這些都要謝謝當時的你、和現在的妳

畢竟當時~我淨想著回到過去那個樣子、像隻沒刺的刺猬,只想仗著牙齒比別人利(笑)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天空曾經被壓縮在巷弄之間的夾縫裡】


圖片 1.png

我要通過了...這片水域的盡頭
我要通過了...比這更為寬闊的景緻
我要通過了...天色沒有為任何鏡頭做預留的

忘記把背包中的相機取出,結果那究竟還是錯過
只能在貧瘠卻又豐裕的這片大洋中,修正視線的長度

舢岅要通過了,面對未知的分割
握緊船槳的手微微發燙



   在那裡的我  是一個人,只是一個人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有些是隱晦的,大體上來說只要笑著就好
不同於以往,哭鬧可以被原諒、任性也足以被接受
完成那些事很累,也格外傷人傷神,所以笑以外的感覺是隱晦的、單純曖昧不明

身體有點疲倦,但精神還不錯


或許無視才是我必須做的
但狀似無視也很辛苦,付諸語言亦同



正因為沒有更輕鬆的方法,所以就微笑
所有困擾比照辦理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