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過於依賴的放縱是不體貼的
儘管如此也已經無法重來

朝赤紅的夕映嘶吼 能換得什麼共鳴、換得什麼安慰
皆護衛著當時的幼弱不堅
堅不可摧畢竟不存在

卻又彷若存在



你可以好好的笑 無需多想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