で、總之我該從哪邊開始說起比較好呢?
  就跟大多數養了些寵物的人們該有的煩惱差不多,現在我正彎著腰用捲起來的膠帶清理三味線優哉游哉閑晃時掉在塌塌米上的毛屑。



  大約數個小時前。
  「阿虛~~~~」


  「怎麼啦?」明明是快樂的休日,這會兒沒有春日興致勃勃發起的假日蒐寶大會;也沒有需要跟長門一塊解決的麻煩難題,雖說無緣鑑賞朝比奈學姊翩然的便服姿態以及那幾乎能讓一個總是處在緊繃狀態下的人感到安定的天使笑容,多少讓我有點悵然。

  說起來果然還是有點可惜嗎?沒有春日所號召的假日五人部後活動?
  不過這都已經不重要了。

  我的生活如果再持續跟神秘事件周旋下去的話,就可以洋洋灑灑寫一本世界蒐奇錄還是個人超現實履歷自傳放在書店不顯眼的角落裡面,等著哪個已經找不到書可看才把它抽出來、結果順手翻翻又放回架子上讓它繼續積灰塵的人見識一下、所謂「通篇的碎碎念」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就跟春日她對普通人提不起興致一樣,我對寫小說這種事情也沒多大興趣、所以書店的從業員,你們、大可放一百二十個心。

  說到底,SOS團全員都得生出一篇小說那次,就已經讓我吃足了苦頭,回想一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朝比奈學姊圖文並茂的童話大雜燴繪本~當然她手忙腳亂的修正了不下數回,而當時沒有陷入思緒苦戰的似乎是長門跟古泉,長門的恐怖小說跟我所認知的恐怖小說不太一樣,至於古泉寫的推理長篇,因為太過洋洋灑灑導致出刊時我根本沒仔細閱讀過。

  正當腦袋裡還在運作數週前的回憶時,我妹的聲音把把自己給喚了回來。「這星期輪到你打掃了啦~~~」結果我只能看著她把分明是活動筋骨一個早上,現在已經有點懶洋洋、想打盹兒小憩一下的三味線抱了出去,喂隨便打擾睡覺的貓咪可是會被刮一頓!
  「那今天就輪到我帶三味線出門散步了喔~」三步併做兩步踏出了房間的妹妹把我假日唯一的樂趣也給剝奪了。「唔呼呼帶你出去曬太陽喔、三味線好乖好乖~」等等三味線竟然完全沒有發怒也沒有齜牙咧嘴,明明牠還在睡的不是嗎?
  那為什麼我在他睡覺時只是輕輕摸摸他也會被咬,安撫跟訓練動物的才能,跟我難道這麼無緣?


  於是我就這麼一路從客廳清理到廚房、從玄關到後陽台、再把洗衣間跟浴室都一起整理乾淨。

  至於為什麼會這麼勤勞?
  當然是因為這跟SOS團十足耗體力的活動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很好!最後一個地方...」打掃到最後是放置待客用被單的棉被間,只要再把棉被整齊的疊起來放回去今日的掃除工作就宣告完畢了。「也完...唔、」やれやれ...作了一個下午的苦力,看來我也跟三味線一樣萌生了想睡的念頭。

  不過這時候大概沒人會衝進來把我抱出去曬太陽,所以我只好攤開棉被倒下去開窗自己曬了。
  真沒辦法。總之、春天的午後三時陽光正和煦,被睡魔侵蝕之後再來就等著老妹叫醒我吧!
  很快地、勞動過後的疲憊感瞬間吞噬了意識。



  然後,回到目前所處的狀況的時間點。
  第一個反應是有人在舔我的臉,說舔好像曖昧了些,不過把氣息噴在我臉上也太...

  大家都知道,貓舌有刺狀的粗糙感。因為貓舌有許多俗稱線狀乳頭的尖刺,朝舌頭內側生長。
  貓可以舌頭代替刷子,整理細毛,去除雜毛和體臭味。而且貓舌在飲食上也有大功用,到刺能剔除骨頭上的肉塊,喝水時,還能用舌頭代替湯匙。

  我會用這段文字說明,代表舔我的一定不是三味線否則我現在應該會痛到跳起來。等等那舔我的是什麼!?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