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百合的一篇,百合到我打完之後笑得很厲害



圖文沒什麼關係,夏天到了這種圖看起來只會出現在冷氣房裡而已,這篇應該算古虛古,不過其實我覺得這篇比較像阿虛的後宮就是(啊!說出來了)
那麼以下正文。





『夏日遠征』(SOS團活動出席紀錄簿:阿虛/實玖瑠/團長大人與副團、長門缺席)




  蟬聲齊奏的季節伴隨著汗濕的黏膩感,最近的社團教室連桌面都溢出異常份量蒸氣的行徑、就算搭配著朝比奈學姊泡的茶、還是令人連來盤桌上遊戲的動力都沒有。
  

  今天春日不在,我想她再怎麼受不了這種天氣,應該也不至於真的去商店街抱台冷氣回來裝上。
  這固然是就我個人直覺而言,參考價值比照教科書的注解辦理即可,一般來說、通常大家在閱讀之餘泰半是會跳過那些欄位的。

  這讓我突然有點想念前兩個月的雨季,至少午後的暴雨威脅只要順手帶個傘就抵擋得住,怎麼樣都比當下這揮之不去的惡劣燠熱來得有親和力。

  淋得一身濕也比排汗困難暢快太多,說到排汗,這間活動教室最缺乏季節感的想必還是那個固定的角落,外星人身上有沒有汗腺構造似乎不是當下的我用肉眼就能判別出來的,但馬上能確定的無非是可以完美構成清爽空間氛圍的主角目前不在位置上。



  是的,人型終端機今天同樣缺席,留在她座椅上的則是一本淺藍色封皮的文庫本。





  「阿虛、我把茶冰過了喔~」端出茶水的朝比奈學姊比我抵達文藝部的時間更早,至於為什麼能在這種大熱天換上裙長及地的侍女服這點……

  「啊~雖然看起來是這樣,不過~衣服很透氣的。」放下茶杯後的學姊首度以慌張的模樣回應我的關切。「而且,因為換得很習慣了,如果穿著原本的制服反而不習慣呢~」那像小栗鼠般的姿態靦腆得不得了,多少化解些許活動部室內蒸騰的氣熅,我打開日前春日她所徵收的電風扇開關,在熱風吹送了三秒之後,突然有個點子從腦海中掠過──



  「朝比奈學姊,冰塊!」想想時間還早,我沒頭沒尾的丟出這句話,當然不至要她馬上就搞懂我的意思。


  不過學姊這回、異於平常慢半拍反應地立刻會意並合起了掌心。

  「啊~好點子,阿虛、就這麼辦。」看著學姊雀躍的表情,我突然發現室內溫度還是器材溫度、或者人體溫度心情溫度都好,無論是溫度計量得出來的物理數值;還是靠心去感受的非物理數值,都在瞬間被我拋到了九霄雲外去。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