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回到寢室時已屆清晨,古泉連洗個澡的力氣都沒有就直接倒回床上,指尖慣性的掠過電子錶,將鬧鐘設置好,緊接著,他讓視覺暫停顯像。


  閉眼的同時伴隨著一瞬間的不快,頓痛即刻地掠過了腦海,也許因為雙目太乾澀了吧,闔起眼簾卻造成了反效果。
  由於眼皮異常沉重,連眨眨眼睛甚至再度打開都嫌吃力,因此,他只能默默等待異物刺激眼球的不適感消失。

  穿越窗稜的微光,充塞著臥室內的、慘白的日溫,將黑暗的視野染紅。


  其實自己待在閉鎖空間裡的時候,不正與現況如出一轍嗎?

  少女的夢境與超能力者的思維,難道不是相互聯繫著的嗎?



  那麼,就連少女曾經說過的,戀愛只能稱之為精神病的部分……

  ──思緒看來暫時沒有辦法中斷了,儘管生理上相當疲倦,卻喪失了『入睡』這麼單純而自然的基礎反應,古泉憶起了自己被成人認定──這名孩童已經沒有辦法分清楚什麼是現實、什麼是非現實──的過往。

  小時後被判定罹患精神分裂症的那段時間,無論身處在家中、學校、還是純粹這個大環境裡,日復一日,外人的視線總如芒刺在背般的、犀利。

  自己明明能以一貫之的表達出『眼中所見、腦海所顯的世界樣貌』;明明言語中的思考組織性是存在的,沒有顛三倒四、或任何風牛馬不相及的言談內容,但這名少年口中所謂『千真萬確的事實』,卻被醫生通篇斷定成『自然而然的妄想』──甚至最終,被直接賦予「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病名,幾乎與「正常人」作出了極端的區隔。

  


  他沒有辦法正常就學。

  起初同學並不會覺得他特別奇怪、或者特殊,因為當古泉跟同學講述這些天馬行空的事蹟時,大家的表情就像抓到了第一手訊息般的興奮莫名,古泉非常會說故事,非常懂得怎麼擅用手勢、語氣來增強幻想物語的可信度與真實性。

  或許是因為,大家也想變成勇士或者公主吧?



  古泉意識到當他把這些經歷說出來之後,心中的恐懼感就會減低。

  就像跟朋友分享超自然的體驗或者抒發心中可笑卻又偉大的妄念般,單純地把想法分擔出去,爾後,自己就會好過點。

  在那一派陌生的灰色國度裡,因為『未知的生物』而顫慄不已的自己,以及毫不具自主性、將『未知的生物』切割消滅的力量,都令本身愕然。

  然而最終古泉發現了解除恐懼的方法。

  將過度真實的惡夢,美化為英雄物語的表現力,他可以將事件編輯得井井有條,琅琅上口。原本以為,日子這麼過下去就好了。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古泉跟其他機關的同仁們,都曾經做過被困於閉鎖空間之內的夢。

  大部分的人都說出了「夢的內容很無聊」之類的感想,既耗神又沒辦法好好休息,而且,作夢真的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明明只是維持數秒的快波睡眠(Fast Wave Sleep)而已,有時候卻像度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古泉在得到進入閉鎖空間能力的初期,也曾經做過明明身處於灰色的空間之中、色系卻相當鮮明的夢。

  幾乎每次的內容都很類似,周圍相當暗,而且大部分都是熟悉的建物,然而卻踩不到實地,腳底下流過的,是已經被解決的神人、其青藍色的、軟性的殘渣,會在不具攻擊性的狀態下如同電流般竄進身體內。









  神人被解決了,閉鎖空間卻沒有解除。

  不必擔心,因為這是只有夢裡才會發生的情形。


  或許,神人就是少女憤恨的淚水所組成的,種種行為,也都顯示少女急於尋找宣洩的可能性。

  『神』的身邊沒有人能理解她的想法以及語言、她的所作所為、每個人都覺得既奇怪又毫無意義,換言之,是個不合群又難以接近的女孩子。

  選擇了與自己的精神面關聯性最密切的這群人,並且構築了只存在於超能力者腦內的閉鎖空間,就如同神透過意識與意識的合流,將諭旨發送給每位信徒般的純粹。

  可以這麼作出假設吧──這就是少女與外界溝通的另一種方式。


  不少人覺得自己聽見了神的聲音、被神所庇護著,才能在悄然無聲的空間內解決掉那種超乎常理的怪物,而且,還有「同伴」的存在,比起孤軍奮戰,這種同心一氣的作戰型態更加令人氣血沸騰。

  ──聽起來就像是打線上遊戲的人會發表的感言,不過古泉也認同對方所說的。




  『你不覺得,光是讓我們在夢裡看著被解決後的神人的姿態,就會有種微妙的安全感嗎?』因為平常解決神人之後空間就跟著瓦解了,根本沒有機會好好觀看那種平穩的狀態。

  『不、我覺得那是艾菲爾鐵塔效應。』古泉攤了攤手,對自己的同事回道。『是因為你習慣了,才感受不到對方的可怕。』
  還有因為你現在仍具備解決神人的戰力──不過古泉並沒有把後面這句話說出來。


  『艾菲爾鐵塔效應、你是指習慣論啊?』對方跟著聳肩。『我一開始並不覺得那怪物很醜陋~你想想看,人只要是惡質的那一面,應該都會滿可怕的,可是神人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可怕。』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時間點位於涼宮春日的分裂一書前段的同人文章,CP除了古虛古之外,會有微量的會長古泉


===================================

  透過感知系統,可以理解事件的片面,把所見所聞,編輯為「理解後」的型態。

  其貴重之處
  或許在於系統本身擁有『保留』以及『剔除』的選擇權
  ──有些事件,未必與理解後的真相相符





===================================


  大約有二十來位年齡參差不等的機關要員,一同坐在螢屏之前觀看電子儀器刻錄下來的影像。
  畫面以側寫為多,同一時間內,螢屏也會跳出分割用的子畫面,與主畫面的紀錄時間帶並行。


  被攝體都相同,只是錄畫的角度有微妙的差異,這些、應該只是機關希望要員們可以從更多不同的角度觀察被攝體本身而作的編輯,然而這種瑣碎的紀錄,的確很難引起觀看的興味。

  現在差不多是一般民家的晚餐時間,不過現場大部分的人都已先簡單填過肚子。

  有人在座位上打著呵欠。
  雖然以手半掩,但是坐在旁側的鄰人也注意到了,如同連鎖效應似的,有人站起身來離開了座位,走到主室後方的茶水間倒水;有人開始與身邊的人們竊竊私語起來。


  這是從上週開始持續紀錄到今日放學為止、與涼宮春日相關的各種活動影像,舉凡事件的前因後果、順序以及細節等等,身為SOS團其中一員的古泉一樹,已經親身參與過了一次。

  如果身處其中,其實會覺得滿有趣的。

  然而剪輯成影像之後,卻難以產生觀看家庭錄影帶的閑情,只會覺得枯燥不已──差不多的行動模式、眾人近似的反應、還有大致相同的收尾~在外人眼中,一定也脫不了類似的印象。

  把這些千篇一率內容看完,是機關要員們每週例行的公事。

  ──如果和SOS團的團員們一起看這個,會覺得比較有趣嗎?──視線雖然佇留在飛逝而過的畫面上,精神力卻無法正常接軌,古泉對衍生出類似想法的自己感到不成熟。




  記得當初得知自己被選為進入團內的一員時,曾經也有過抗拒的念頭。
  知道自己將被側寫,與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側寫的人相較,似乎後者幸運得多。
  而且正因為知道自己無時無刻都會被紀錄,因此在表現以及心情上、也加入了顯著的修正。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