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kknk17s.jpg



   對我來說,最棘手的可能是後記

  
  在『四秒』裡面,有不少段落與分裂(涼宮書系第九集)相連且交錯進行,以書寫同人文的角度來看,當分裂一書中實質存在的時間帶被作者跳過不作描述,只試圖以角色視角看到的一切為正文主軸時,對還沒有看過小說的讀者來說,這樣的文章到底親不親切?

  
  鐵線蕨さん在鮮網留言裡,有描述到關於文章中錯置的結構性斷層,會讓初看的觀者感到錯愕,實際上,在重新檢視文章的過程中,我發現最原始的、「把想像空間留給看的人」的目的性,同時也左右自己描述的完整度,而結構性也會跟著變得較為瑣碎
  
  我認為問題點,應該是出在自己撰寫時著眼太單一、以及收斂過度等問題,再者,於實情的描摹上,並非那麼地完整,同時也還未將內心所想的全數呈現,就跟D子說的一樣,留白留得太多
  

  在我最初的希望裡,是預設為──讀者都看過涼宮春日的分裂,如果看過分裂,就可以將正文(分裂原作的阿虛視點)穿插在同人文中的主視點(目前嘗試模擬的古泉視點)之內,可是就算讀過原作,會想比對的人也不至於太多(應該是會有個大概印象),那麼討論到這邊,其實會發現這種預設立場以及目前的創作型態,無論對於看過原作、或者還沒看過原作的讀者來說,都『並不是那麼的親切』的
  
  


  就原作書寫方式而言,當想嘗試二次衍伸時,如果拿阿虛之外的角色做主述,大抵都有以「透過阿虛的描述與形容、以及所感受到的角色形象」為依據前提的確立,之後才能進行視角切換以及轉化程序
  因為涼宮是一部通篇只使用第一人稱(阿虛本身)來描述故事進程的小說

  在鮮網發文時,也收到了對小說的感想,我認為有幾個直指的是相當『精準』的、也就等於,作者放出的概念與讀者接收的概念等值,我將這些幾乎沒有落差的感想詞句作為在後記一文中的補述項目(以下此色為感想)

  
  >>春日雖然很漂亮【四秒01裡】)、但有無神感
    

  首話插圖中的春日,是「神」形態的概念,也可以說是「機關」內部統整的形象概念,在我嘗試延伸機關的統合模式時,我覺得『涼宮春日』代表了許多特殊名詞的集合體
  那並不是人類的概念 
  而是符號集合的概念

  >>但是結尾就會拿阿虛來「抵」(沒錯是這個字)
    當虛這個人被提到或出現的時候
    我都會有那種趕鴨子上架的微妙感,就好像不得不,這個時候套入,這個人的樣子


  四秒跟無感都一樣,我在節奏性的掌握上是有問題的
  那句『趕鴨子上架』其實也是自己內心對結尾的觀感
  當想收尾的時候,緩急就會失控,到底緩急失控的理由是什麼?

  曾經有一次,朋友跟我說『你說你的本命是古泉,但我怎麼看都覺得你還是對阿虛比較好』
  

  我不太懂怎麼樣才算是"對古泉好"
  但是就看小說的角度來說,我確實因為有那種「阿虛已經盡力了」的印象,而認為『多讓阿虛分神一直去留意古泉的種種才叫偏頗』,而且古泉身邊不只有阿虛這個人,他還有很多的排解方式以及對象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人對他人的印象,在初見面的四秒內就決定了。-

不過,能夠計算吧?
只要意識到自己帶給他人的「第一印象」的話、
──就能計算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扭轉這決定性的四秒。



  前提固然著眼於是否能夠洞悉對方的想法,或者對方陳述了、他對『現在的自己』與『過去的自己』之間的差異。

  跳脫出來觀察自己,往往需要高度的敏銳以及洞察力,而最後得出的結果,極有可能令自身感受到極大的挫折或不快等生理情緒。

  但是偶爾也該鼓起勇氣、以第三者的角度回過頭檢視過往的種種,不必透過錄像、也不會淪於第二手訊息,而且、也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擾、當人獨處的同時,自我檢視的意圖往往也與「偶發」一詞相互連結。


  自束性的思考只需要偶發,因為沒有常這麼做的必要性。

  緊咬著自己的短處不放,壓縮著意識、與蜷曲的身體交換弱點的深度,只會把一切都逼入深淵。




===================================

  前幾天為了招收新社員,涼宮同學又再度把去年剪輯的『朝比奈實玖瑠的冒險 Episode00』翻出來看,當她把帶子從書架上抽出來的同候,不免彈了彈封殼因為暴露在空氣下而沾染上的灰塵。

  「嗯嗯、該回顧的還是要回顧!」

  封面分別是扮成邪惡魔法師的外星人、有點僵硬地擺出實玖瑠光線手勢的未來人學姊,右下角不免俗的放上了在拍片的多數時間裡,都拿著反光版待命的男主角,而且還一付看不出到底具備何種超能力的樣子。

  「既然都要拍第二集,不來好好總檢一下怎麼行啊~啊真是的、文藝部教室沒有大螢幕好像也該有個投影機的吧、對!應該要有的吧~這不就代表了過去整整一年我們都沒有辦過電影週嗎?身為團長怎麼從來沒有想到過呢!」

  自問自答的結果是雙手果斷地離開了鍵盤、她將電腦螢幕的電源一關就打算往外走。

  看來涼宮同學打算到電研社搜刮器材回來使用,以一般情況來說,大部分的事件都會順著她的意思進行,不過就在她邁開修長的腿作勢要離開的那一瞬間,手腕馬上被還定在椅子上與我做盤面廝殺的阿虛一把往回拉。





  我將下一步棋置上,看來戰局會中斷一陣子。

  「要看借一下視聽教室不就可以了。」儘管語氣裡透出了無奈,不過阿虛的行動力很明顯地快上了分毫。


  「那你說、要借視聽教室嗎?」噘著唇、但並沒有拒絕對方的提議。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