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百合的一篇,百合到我打完之後笑得很厲害



圖文沒什麼關係,夏天到了這種圖看起來只會出現在冷氣房裡而已,這篇應該算古虛古,不過其實我覺得這篇比較像阿虛的後宮就是(啊!說出來了)
那麼以下正文。





『夏日遠征』(SOS團活動出席紀錄簿:阿虛/實玖瑠/團長大人與副團、長門缺席)




  蟬聲齊奏的季節伴隨著汗濕的黏膩感,最近的社團教室連桌面都溢出異常份量蒸氣的行徑、就算搭配著朝比奈學姊泡的茶、還是令人連來盤桌上遊戲的動力都沒有。
  

  今天春日不在,我想她再怎麼受不了這種天氣,應該也不至於真的去商店街抱台冷氣回來裝上。
  這固然是就我個人直覺而言,參考價值比照教科書的注解辦理即可,一般來說、通常大家在閱讀之餘泰半是會跳過那些欄位的。

  這讓我突然有點想念前兩個月的雨季,至少午後的暴雨威脅只要順手帶個傘就抵擋得住,怎麼樣都比當下這揮之不去的惡劣燠熱來得有親和力。

  淋得一身濕也比排汗困難暢快太多,說到排汗,這間活動教室最缺乏季節感的想必還是那個固定的角落,外星人身上有沒有汗腺構造似乎不是當下的我用肉眼就能判別出來的,但馬上能確定的無非是可以完美構成清爽空間氛圍的主角目前不在位置上。



  是的,人型終端機今天同樣缺席,留在她座椅上的則是一本淺藍色封皮的文庫本。





  「阿虛、我把茶冰過了喔~」端出茶水的朝比奈學姊比我抵達文藝部的時間更早,至於為什麼能在這種大熱天換上裙長及地的侍女服這點……

  「啊~雖然看起來是這樣,不過~衣服很透氣的。」放下茶杯後的學姊首度以慌張的模樣回應我的關切。「而且,因為換得很習慣了,如果穿著原本的制服反而不習慣呢~」那像小栗鼠般的姿態靦腆得不得了,多少化解些許活動部室內蒸騰的氣熅,我打開日前春日她所徵收的電風扇開關,在熱風吹送了三秒之後,突然有個點子從腦海中掠過──



  「朝比奈學姊,冰塊!」想想時間還早,我沒頭沒尾的丟出這句話,當然不至要她馬上就搞懂我的意思。


  不過學姊這回、異於平常慢半拍反應地立刻會意並合起了掌心。

  「啊~好點子,阿虛、就這麼辦。」看著學姊雀躍的表情,我突然發現室內溫度還是器材溫度、或者人體溫度心情溫度都好,無論是溫度計量得出來的物理數值;還是靠心去感受的非物理數值,都在瞬間被我拋到了九霄雲外去。



  目標是商店街、成員兩名,朝比奈學姊與我,姑且當做是今天額外的SOS團部活如何?
  目的固然也有,『尋獲消暑的利器』,──儘管手法陽春了點。


  我的心情同時在抱怨著九班的微笑小子沒來與希望他早就等在社團教室這兩件事上掙扎著,如果他在的話等於增援搬運工一名、多少幫我分擔點力氣,但這與他不在的話我跟朝比奈學姊就能單獨相處同為平行選擇。
  確實,以上兩者根本不牴觸,只是自尊作祟而分化的結果,古泉與朝比奈學姊的螢幕情侶形象在我腦袋裡生根了,只能乖乖接下雜用役更身兼攝影一職的我連把視線別開的權力都沒有。

  掌鏡的盲點,就是透過鏡頭後,只看得見兩人世界的鮮明影像。
  把焦點停駐在朝比奈學姊身上的同時,我有種想直接把旁邊的古泉滿滿打上馬賽克的衝動。

  不過同一時間,俗諺也會以過度漫畫式的手法流進腦海裡冰鎮自己被烈日的韌性與春日的任性磨到快失去耐性的理智線,比方說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之類的句式──只不過,無論把古泉比喻為魚還是熊掌,好像都有點太便宜他了。




  這可真不是個好例子。





  「阿虛~我們只提兩個水桶夠嗎?」學姊訥訥的問道。

  回程的電車由於不是通勤時段,乘客並不多,我跟學姊把水桶擱在腳邊後便隨意找空位就座。

  雖然打算在部室的四個角落都各放一個裝有冰塊的桶子,但考慮到我們的體力與目前的氣溫,可以提到兩個就是極限也說不定。
  抵達商店街後事情的進行如同預想般順利,冰塊迅速填起了水桶的空缺,就像春日去年跟商店街的阿伯要到免費攝影機般地容易,況且,這次向店家索取的不同於先前如攝影機般高額的商品,只不過是大冰塊罷了。

  加上閒逛一圈下來,學姊也不免俗地和叔叔伯伯寒喧了幾句,看樣子大家都還記得拍片時穿著兔女郎裝的戰鬥女服務生,富有人情味的舉動也讓自己壓根兒忘了當下的酷暑。

  「在回去之前沒有溶化的話,兩個水桶的量要冷卻教室溫度應該綽綽有餘~」我轉頭向朝比奈學姊保證的同時,突然發現了──




  「啊!!?」隔了兩節車廂的──嗯確實只隔了兩節沒錯,這絕對不可能是湊巧的,我敢打賭自己跟那女人的目的絕對差不到哪邊去,春日與古泉的身影透過車廂的玻璃門面一覽無疑,還好她還算是有點常識,用手旋開了車門門把一路過來,如果她用腳踹開的話警報器應該會大作,假使電聯車因為我們至高無上的團長大人施以暴力而誤點可就傷神了。

  「啊呀~真是湊巧呢。」
  夠了你也看得出這種情況根本不叫湊巧吧?跟在春日後頭走過來的那小子推著小型推車之外還不忘附帶那張滿面春風的廉價笑容,四桶冰塊的重量使推車的滾輪發出了刺耳的聲響,看來你是春日這次挑選的搬運工?


  春日跨著大步走到我跟朝比奈學姊面前,希望她別誤會了什麼,幸好眼尖如春日,掃描到了我倆腳邊的冰塊桶。
  「嗯嗯、你也算是滿精明的嘛阿虛──……」這女人是想誇獎我不成,這種天氣就不必了,就算想讓我惡寒一次直接降溫也不需要做到這種程度。


  看她似乎還想說什麼卻又全部嚥了回去,最後只是一屁股坐到了朝比奈學姊旁邊,將雙手環在胸前,眼睛直直盯著斜上方的吊環。

  「那、那個……我們有買飲料……」學姊急急忙忙地將插上吸管的鋁箔包遞給對方,然後貼心的拿出口袋中的手帕。




  古泉則站定在我身邊,將背脊倚上寫有路線告示的車廂牆版。

  你不坐下啊?

  「自己一個人坐對面的座位感覺怪寂寞的呢~」這個人好像也跟季節感稍嫌無緣似的,慢條斯理的撥攏著自己清爽的髮絲,與其說慢條斯理,不如說有點遲鈍才是,與他平常俐落的舉動相較之下。


  話先說在前頭,總覺得平常的我應該不會特別注意到的,不過因為角度的關係──……
  那傢伙的嘴唇有點泛白,所以我遞出手中的礦泉水。


  「別中暑了啊。」



  看著手推車上的重物與春日一口氣把鋁箔包飲盡使其扭絞成Z字型的舉動,大致可以想像這兩個人也在外頭耗了好一段時間,我跟朝比奈學姊避開了最熱的兩點時段,慢慢蒐集才有這樣的成果,雖說優等生的方法可能比較不一樣沒錯,可是看到春日略顯疲倦的眼神與泛紅的雙頰,總覺得她用的方法大概也沒高明到什麼地方。



  「我覺得偶爾走到外頭、做些能出出汗的事情也很不錯啊……」
  是是是。
  車上晃的很厲害麻煩你別再虐待自己想不碰到瓶口解渴了,就直接喝吧拜託。

  「嗯。」這會兒面向我的笑容倒是燦爛到挺有季節感的,就跟車廂外的日光一樣令人不可逼視。




  「這樣就有六大桶冰塊了呢……」倏地、在學姊話語未落的同時,春日將頭靠上了朝比奈學姊的肩膀,我注意到她略帶驚嚇的聳起了小小的肩頭,然後才慢慢放鬆下來。

  「實糾瑠也很努力……哪……」看樣子春日的囈語說不定下一秒就跟夢話連接在一塊,然後,學姊也很自然的跟著春日一起進入了夢鄉,這麼和平的畫面其實滿消暑的,真希望這趟行程的時間可以再拖長點,至少……





  我站起身,把像站衛兵似的古泉拖到了對面的座位。

  大概是因為我跟學姊下午也跑了這麼一趟的關係,所以知道走那一圈有多耗體力、雙腳有多辛苦,而且,我大致也能想像他會多像頭盡忠職守的駝獸跟在春日身邊趴趴走上多久──如果比照春日指使我的模式作為參照的話。

  附帶、如果不拉他坐下來休息,古泉絕對會一路站到下車。

  被我強行按著坐到車廂座椅上的古泉,手上還拿著自己遞給他的礦泉水瓶以致一下子騰不出手施力,會用兩手抱著瓶身也很稀奇吧?狀似握住了什麼供物祈禱似的模樣,也是頭一次看見。

  他把下巴抵在瓶蓋上,看樣子這傢伙真的把那瓶水當成是自己的了。


  「因為我喝過了──」也是沒錯……我應該不會把它拿回來喝才對,仔細想想,開一瓶新的來解渴應該比較貼近我的做法。

  「對吧?」古泉一臉『難道阿虛想喝我喝過的嗎?』的詢問訊息真是夠曖昧的了,不過現在的我完全沒體力跟他玩這種你丟我撿的精神投擲機智問答,那可以等跨年節目大家需要一邊嗑瓜子一邊倒數的時候再行放送就好。




  「開玩笑的。」像是不打算再造成我的不愉快般,他收起了一貫的優雅營業表情。「其實這麼一趟下來涼宮同學跟我可能也快瀕臨中暑邊緣了,那瓶水給得正是時候。」

  「……」
  「謝謝你。」古泉簡短地以言謝作結,半闔上的雙目,透出了意外清爽的氣氛。


  有那麼一瞬間,自己突然可以體會剛剛朝比奈學姊驚跳了一下的反應……我想現在的我,應該可以把蓄勢待發的拳頭收起來好好閉眼小憩才是,當一個人無防備的朝自己做出表示時,如果還賞他個幾拳的話好像得連帶負起把他送進醫院的責任,我可不打算幹那種吃力不討好的行為。

  「……我會負責叫醒你們。」
  所以你是要我也睡的意思嗎?

  「睡吧?」

  爾後他把剛剛捧在手中的礦泉水瓶放到了座椅角落,自然地將雙手平置在交疊的雙膝上,噤聲了。



  那位秀逸的微笑青年的側臉看起來精神狀況不錯,是不是表裡如一、正如他目前顯現的狀態那麼好,還是又勉強掛起營業招牌示人,以我對他的認知程度實在下不出判斷,吶、坐過站也沒關係吧?大不了被春日吼一頓。



  帶著各色的想像,比方說回到部室之後長門也使用了什麼改變分子構造的技倆替文藝部多增加了一些降溫的冰桶,然後靜靜地坐在那張萬年不變的鋼管椅上閱讀,呈現等待我們回去的狀態之類的。我跟春日一樣注視著座位正上方的吊環,隨著它們略帶規律的擺幅自發性的接收了疲倦信號,然後意識到想找個支點來解決一下這顆沉重腦袋的事實。


  就算身邊的高材生肩膀高度剛剛好我也不至於像春日那樣一股腦兒的就把重量附上去倒頭就睡,嗯、該有的自覺我還是具備的,啊等等──……你這傢伙!


  看樣子隨侍在側的超能力者今天是打算歇業了、就像長效電力電池也需要正常放電、然後進充電組做循環保養。





  超能力小子你當我是充電器嗎?而且剛才的你明明還一臉精神翌翌的模樣。


  本來以為只有如同長門有希這麼標準的有機生命體接觸用聯繫裝置人型介面在待機模式時才可以如此平靜無機質,看來與地球人生命構造無異的你也不差。

  把目前的情況簡單描述一下,就是我只能窩囊的在心裡大吼好熱走開、卻沒像平常一樣真的把倚在我肩膀上的古泉推到角落邊去,考慮到至少得配合一下他的身高,還把原先放懶的腰挺直了半分,免得對方睡到肩頸酸痛,要不是看他累成這副德行……。
 
  「やれやれ……」
  我有點無奈的仰起了脖頸,看著坐在對面睡得香甜的春日與朝比奈學姊,突然非常慶幸她們倆應該也疲倦到不至於在電車進站前醒過來。


  就勉強讓這尷尬的情形維持到出站為止吧,到時候我一定要把剩下的兩個水桶都塞到他的小推車上,說是這麼說啦……






  搞不好春日會因為看不下去而叫我推呢!這種事情誰知道呢?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只是哪裡也不存在的我自己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miruku
  • 看到有新文就開心的浮上來了^^<br />
    第一次在這裡發言,<br />
    初次見面你好。<br />
    這裡也已經變成我每天必定造訪的站子之一了,<br />
    阿虛和古泉的相處方式很貼近我的想像,<br />
    所以很喜歡NF大寫的文。<br />
    (當然那篇犬耳也是癡癡等待有沒有可能有下篇...)<br />
    精神上的古虛古大好!(雖然依主動性而言還是古泉→キョン吧..)<br />
    不過每次都會覺得キョン是療癒系的...<br />
    題外話,這次杉田要來太好了!<br />
    一定會到舞台區卡位等待的>////<<br />
    如果有幸的話或許可以見到面...?<br />
    那麼以後請多多指教>w<
  • molepoppy
  • 這篇好萌唷!!<br />
    越看到後面我的心臟就跳的越看<br />
    真的很有原著的感覺耶>////<<br />
  • 亞月祈
  • 私心很重呢XD<br />
    虛君的話解釋少一點沒有關係的:><br />
    這個人我感覺上應該是個想別人的事比想自己的出發點更加多的人…<br />
    吧?(結果出來的都是吐槽是怎樣==)<br />
    「那張虛假的笑容肯定又是裝出來的吧。至於背後到底是什麼--誰管<br />
    得了這麼多。」「真是的,這個人都多少歲了,到底會不會照顧自己了<br />
    啊?」「瓶裝水沒有很多,如果不喝的話總會有人接收啦--」<br />
    是說古虛古同人文給我的感覺總是很微妙……原著的陰影在腦中揮之不<br />
    去。(擦汗)<br />
    <br />
    哎呀希望團長(在古虛古同人)戲份再重一點點是不是很過分的要求<br />
    XD
  • 搞笑魚
  • 想在古泉身上打滿滿的馬賽克<-----(Y) 超想這麼做的XD<br />
    <br />
    是說如果是我來構思的話 可能會是虛春配對吧~~XDDD<br />
    SOMEDAY IN THE RAIN好像就是團長指使山羌去做苦工~<br />
    不過這只是私心啦XDDDD<br />
    <br />
    小罐的文還是一樣這麼絲絲入扣,細節詳盡<br />
    每個角色的個性也描述的很神似~都有抓到神韻~<br />
    蠻有谷川的感覺的:D<br />
    <br />
    是說副團的腳也太長了吧 囧!!!<br />
    這樣會期待他穿迷你短裙戰鬥!(誤)
  • NekoiF
  • >>miruku<br />
    <br />
    初次見面^^////<br />
    沒想到會是因為同人小說把潛水的訪客釣(釣?)上來 <br />
    阿虛跟古泉的相處模式<br />
    一直處在看似有進展又可以說是毫無進展的狀態中<br />
    這類型的文可能就是少了那麼點刺激跟期待感也說不定哪OTL<br />
    <br />
    萌戰賀文其實我下篇的圖都已經備好了,大概一個月前左右<br />
    但就跟當初的預告差不多<br />
    其實下文的腹案是不完全的,所以還處在難產狀態(死)<br />
    我現在倒是想說把圖放出來,然後看看有沒有人接寫(笑)<br />
    <br />
    我也覺得キョン是療癒系,不過其實普遍在看古キョン同人的時候キ<br />
    ョン都很暴亂這樣(笑)<br />
    キョン古跟古キョン古的キョン會老成很多~♪對古泉也比較包容<br />
    而且キョン真的還滿被動的,就是推一下動一下的幫浦(<這比喻很<br />
    糟糕耶),不過只要給他動能他就會好好幹的負責性格,我馬上想到<br />
    的其實是"長兄",因為是家中老大的關係,所以我覺得他在照顧人<br />
    這方面滿得心應手的,固然也有那種令人覺得溫暖、想親近的印象<br />
    <br />
    FF10要碰到面應該沒問題...吧?(耶?)<br />
    現場這麼多人的話大概要留資料哪,我也是人潮中的其中一隻小螞蟻<br />
    而已喔XDD<br />
    <br />
    <br />
    >>明<br />
    我一直覺得古泉不會睡著<br />
    所以寫到後面亂擔心一把的<br />
    其實他也沒睡著吧?這種事情誰知道呢XDDD<br />
    <br />
    <br />
  • NekoiF
  • >>亞月祈<br />
    我覺得阿虛就是這點讓我很沒辦法XD<br />
    口嫌體正直...就可以讓我把"你真的很不老實耶"這句話講得很<br />
    雲淡風清<br />
    我不否認阿虛真的有他令人直跺腳的惰性(爆)之前在你家看到這評<br />
    語的時候我也認同<br />
    <br />
    不過,這樣比較像一般人吧(笑)<br />
    也就是,事情到該做的時候再做也是可以的吧~所以阿虛總是會讓人<br />
    覺得他在處事上比較放鬆,用好聽一點的形容詞就是豁達<br />
    <br />
    這點總覺得要佩服谷川<br />
    我也是看涼宮同人腦海裡會有原作抗衡的人,那種既定的印象很強<br />
    烈,所以才會區分出"這是涼宮『同人』小說"<br />
    <br />
    <br />
    >>姊妹<br />
    我覺得是不是男性都會對古泉有種又愛又恨的情節啊(愛可能沒那麼<br />
    多XDDD)<br />
    這是以谷川老師同為男性這點來說就是<br />
    在同儕裡還是希望能找到讓自己覺得"啊~這傢伙看上去真的很厲害<br />
    "、"好像也還好嘛!我要超越他"、"果然還是有無法超越的部<br />
    分,真行,我認同"等諸多想法的對象<br />
    <br />
    虛春的春日一定把阿虛當雜役用<br />
    我會設定成古泉雖然一方面是因為阿虛不在<br />
    不過另一個點是<br />
    <br />
    <br />
    <br />
    "春日希望給阿虛驚喜">>所以才找古泉跟自己同行<br />
    <br />
    <br />
    這點我在小說裡面沒有講明<br />
    不過既然阿虛的心情,跟春日的想法是一樣的,阿虛確實也是在"教<br />
    室溫度降下來我們的女神心情也會好一點吧"這樣的前提下跟著朝比<br />
    奈學姊一起去找冰塊的XD<br />
    <br />
    你說的那個問題我也有發現<br />
    雖然用比例下去看沒問題,可是視覺上右腳真的太長了XDD
  • 明
  • 古泉到底有沒有真的睡著呢?這種事不重要XD<br />
    http://www.pixnet.net/photo/molepoppy/58543436<br />
    剛剛受到影響搞出的圖<br />
    不過重點是下一張(好丟臉啊)<br />
    至於姿勢不對、水瓶擺的位置也不對,這種事就更不重要了(喂XD)<br />
    <br />
    對不起我對NF大的文章做了這麼羞恥的事(羞愧逃)<br />
    <br />
  • NekoiF
  • 等等看了你的圖<br />
    我覺得<br />
    我覺得古泉到底有沒有睡著很重要耶……<br />
    <br />
    還有如果阿虛在電車上做右手只是輔助(?)行為的話是不是算野外<br />
    ●出啊(認真思考中<停下!!)<br />
    <br />
    既然做了就給我好好負起責任X"D(拎回來)<br />
    罰你多寫一篇古虛古<敲詐啊這傢伙--(°∀°)--!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