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nk17s.jpg



   對我來說,最棘手的可能是後記

  
  在『四秒』裡面,有不少段落與分裂(涼宮書系第九集)相連且交錯進行,以書寫同人文的角度來看,當分裂一書中實質存在的時間帶被作者跳過不作描述,只試圖以角色視角看到的一切為正文主軸時,對還沒有看過小說的讀者來說,這樣的文章到底親不親切?

  
  鐵線蕨さん在鮮網留言裡,有描述到關於文章中錯置的結構性斷層,會讓初看的觀者感到錯愕,實際上,在重新檢視文章的過程中,我發現最原始的、「把想像空間留給看的人」的目的性,同時也左右自己描述的完整度,而結構性也會跟著變得較為瑣碎
  
  我認為問題點,應該是出在自己撰寫時著眼太單一、以及收斂過度等問題,再者,於實情的描摹上,並非那麼地完整,同時也還未將內心所想的全數呈現,就跟D子說的一樣,留白留得太多
  

  在我最初的希望裡,是預設為──讀者都看過涼宮春日的分裂,如果看過分裂,就可以將正文(分裂原作的阿虛視點)穿插在同人文中的主視點(目前嘗試模擬的古泉視點)之內,可是就算讀過原作,會想比對的人也不至於太多(應該是會有個大概印象),那麼討論到這邊,其實會發現這種預設立場以及目前的創作型態,無論對於看過原作、或者還沒看過原作的讀者來說,都『並不是那麼的親切』的
  
  


  就原作書寫方式而言,當想嘗試二次衍伸時,如果拿阿虛之外的角色做主述,大抵都有以「透過阿虛的描述與形容、以及所感受到的角色形象」為依據前提的確立,之後才能進行視角切換以及轉化程序
  因為涼宮是一部通篇只使用第一人稱(阿虛本身)來描述故事進程的小說

  在鮮網發文時,也收到了對小說的感想,我認為有幾個直指的是相當『精準』的、也就等於,作者放出的概念與讀者接收的概念等值,我將這些幾乎沒有落差的感想詞句作為在後記一文中的補述項目(以下此色為感想)

  
  >>春日雖然很漂亮【四秒01裡】)、但有無神感
    

  首話插圖中的春日,是「神」形態的概念,也可以說是「機關」內部統整的形象概念,在我嘗試延伸機關的統合模式時,我覺得『涼宮春日』代表了許多特殊名詞的集合體
  那並不是人類的概念 
  而是符號集合的概念

  >>但是結尾就會拿阿虛來「抵」(沒錯是這個字)
    當虛這個人被提到或出現的時候
    我都會有那種趕鴨子上架的微妙感,就好像不得不,這個時候套入,這個人的樣子


  四秒跟無感都一樣,我在節奏性的掌握上是有問題的
  那句『趕鴨子上架』其實也是自己內心對結尾的觀感
  當想收尾的時候,緩急就會失控,到底緩急失控的理由是什麼?

  曾經有一次,朋友跟我說『你說你的本命是古泉,但我怎麼看都覺得你還是對阿虛比較好』
  

  我不太懂怎麼樣才算是"對古泉好"
  但是就看小說的角度來說,我確實因為有那種「阿虛已經盡力了」的印象,而認為『多讓阿虛分神一直去留意古泉的種種才叫偏頗』,而且古泉身邊不只有阿虛這個人,他還有很多的排解方式以及對象
  不過重點在於,我也經常性地會因此而想快速的帶過古泉的部分

  那是一種『下意識』的快,或者是因為『我知道那是我所不樂見』而應變生成的快,類似的心情,大概就是鐵線蕨所說的、對古泉的憐憫
  
  換言之,那才是真正的偏頗,我第一次嘗試用古泉視點寫文章的感想,是情緒會變得很緊繃,那同樣也造成了(五感─四秒《04》)看上去好像是第一人稱,實際上卻是一三人稱混用的。


  而這點也足以解釋>>我指的是「妳」看「他」那樣的角度
  這代表作者沒有把自己藏好,對應到實際情形,就是會嘗試替角色發聲,而不是自角色切入後以角色的可能發展型態去發聲。

  

  唔~至於、在最後,我想談談春日(這時候你就會發現,古泉好像又…嗯…半帶微妙的被我跳過了OTL大概是因為以前每次只要談到古泉,我就會不由自主地打太多……這也是我到現在都還改不掉的毛病||||)>>首話插圖是為了)表現涼宮同學在國中時候的迷惘困擾,這句是奶昔sill在鮮網說的。



  在我的心目中,有張依循原作而走的角色關係藍圖

  這個設定基本上只有自己知道,要挑個詞來形容的話,就是恐怖平衡吧~我覺得這是目前想到最貼近的詞(笑)
  在五感這部裡面,春日的存在非常重要
  但原作的話比較微妙,其實用"原先就打算一集完結"與"得了獎結果要繼續往下寫"這兩句,就足以解釋春日她在涼宮書系的後面,為什麼會有點被邊緣化
  
  

  排除她惡劣(坦白講有很多都滿惡劣的,這點無法否認吧~你絕對不會說那叫可愛)的種種行為
  

  我一直認為思考特立獨行的人都曾經發出『我為什麼被這個世界排除在外』的吶喊,那種身不由己很不舒服,而那股令人不舒服的壓力,來自外部大環境的直接力量──也可以稱之為「普世價值」

  春日的例子有點極端,我覺得她是先自發性的隔離自己,才試圖與外界接軌

  一般來說應該先有個與外界接繫卻遭遇挫折的的前提,但如果依春日的說法,她的『被拒絕經驗』其實來自於她本身的思考體系,我覺得那才是憂鬱的真正本源(TV放送順十三話.原動畫順第五集,即【涼宮春日的憂鬱 Ⅴ】)

  

  她碰上阿虛之後的反應
  多少也可以歸諸於雛鳥情節,但選對了時機,碰上了對的個性,會互相吸引或好感升溫,都是很合理的
  至少在原作目前的情況裡,都不時的在提醒讀者這點


  之前我逛到涼宮ハルヒ推廣のZOZANI的時候,曾經看過BLOG主人ZANI描述最早的ハルヒ(小說首集)對他而言是個怎麼樣的存在
  我想引述一下【文中】的這句>>(因為動畫而大紅大紫的)ハルヒさま性格也變得非常圓滑,少了(最初小說中才具備的)狂亂感和憂鬱感


  以及

  這段>>當初我常常到google搜索"涼宮ハルヒ",一年內,從四千多個結果變成了二百六十萬個
  這已經找不到任何東西了
  我想找的事,消息,人,全部找不到了

  在太多資訊下,形成了"有形卻沒有形象"的"涼宮ハルヒ"









  春日之所以那麼吸引我,正是因為她身上同時具備非常多的矛盾與衝突,而這也是後來,我幾乎會在多數場合都讓她的想法成立第一優先順位的原因
  她還是這部書系的中心力量,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最後,作為四秒篇主視點的古泉,我最想做的,是幫他提出問題,而非解決問題。
  

  作為一篇"開頭"(四秒是五感系列的開頭)的"後記",還真的是跟本文一樣悶,我是希望可以讓它的敘述形式再溫柔、和緩一點、盡自己所能的,還有,後面應該也不會太長~因為本來預定都是單篇完結,這是截至目前自己的感想
  

  那麼以上~
  



創作者介紹

只是哪裡也不存在的我自己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咪
  • 最喜歡看後記了XDD<br />
    總是被說,要判斷一本書就看作者自己的序和跋(誤)<br />
     <br />
    如同使用古泉視點時,會跳出自身的想法來為古泉發<br />
    聲一樣,被快速帶過這點,感覺像是書寫者的意志和<br />
    古泉的意志同步了還是什麼著,與其說是被動的忽<br />
    略,不如說是古泉本人也暫時不想再深入去剖析自<br />
    我。<br />
     <br />
    ──不過說實在話,我並沒有特別去意識文中作者意<br />
    志的存在,只是單純的就所看到的描寫來理解。──<br />
     <br />
    就這樣就算有提出一些癥結,看起來古泉也並沒有面<br />
    對它的打算嘛XD<br />
    怕的就是同樣是自問自答,最後都選擇放棄解決問題<br />
    自身,甚至我覺得古泉並沒有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br />
    他在會長(機關)阿虛春日三者之間進行證實自己的<br />
    無限迴圈,卻一直沒有出口。<br />
     <br />
    要說的話,我覺得小罐所描寫的古泉也有某種程度上<br />
    的隔離自己。UwU//<br />
    可能是因為視點的緣故,這方面的帶給我的印象比原<br />
    作更激烈了些。<br />
    所以大概可以稍稍想像所謂"相較之下的對古泉不<br />
    好"是什麼樣的感覺(笑)<br />
     
  • 芙舞
  • 可是我卻能感覺得出來貓依依對古泉的愛?可能是因<br />
    為個人也是古泉本命的緣故,所以比較感覺的出來。<br />
    講真的,對我們來說,雖然在寫阿虛時,好像看似是<br />
    偏愛他,但其實應該是『我們』就是阿虛..的感覺?<br />
    <br />
    所以與其說是偏愛,倒不如說是看到了"自己"?..其<br />
    實我也不太懂(打頭打頭)<br />
    <br />
    每次貓依依寫出來的東西都很深奧(?),倒不是難<br />
    懂,只是我需要花很多腦汁去理解(←喂,振作<br />
    點!),所以貓依依確實做到了讓讀者自己去解讀的<br />
    寫法,這一點我真的望塵莫及...大概一輩子也做不到<br />
    吧。(讚嘆)<br />
    <br />
    我覺得對古泉的愛是一種比較深沉、表面平緩內裏湍<br />
    急(?),既像大人的成熟又像小孩的純情的戀心,這<br />
    種感覺,要等同人作者一直到深入了解藏在原作深<br />
    處"真正"的古泉一樹,才能體會的到的吧..<br />
    <br />
    語焉不詳講了一大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想表達什<br />
    麼,抱歉(哭著跑走)
  • NekoiF
  • >>みるく<br />
    <br />
    每次到書店翻序跋,如果作者寫了很多內容在裡面<br />
    我就會想說~耶?這樣不就看光了?<br />
    <br />
    說到同步<br />
    寫古泉視點還有個難題<br />
    就是我沒辦法確定他到底是怎麼想的<br />
    因為這名角色本身彈性就滿大的<br />
    導致其實"怎麼寫都可以,讀者也會選擇性挑揀他們<br />
    比較希望的個性"~這樣我覺得也比較好( ゚Д゚)y─┛<br />
    <br />
    <br />
    我想描寫或解釋現象,然後讓故事成為一個迴圈<br />
    所以確實沒有太大的"前進"意圖<br />
    而且總覺得在古泉的想法裡,他不像是那種會在大道<br />
    路上東顧慮西顧慮的人(像他砸錢去弄個宅子搞推理<br />
    遊戲就很誇張)<br />
    可是小地方又很龜毛(繼續前例,像是去找隻跟三味<br />
    毛色一樣的三味二號)<br />
    <br />
    隔離感比小說裡明顯?<br />
    因為我寫古泉的時候,比較沒有小說那種"噢~我只<br />
    是出來散散步啊~"或"這只是片面之詞而已"之類<br />
    的口頭上逞能,要說的話,我寫的古泉好像還有點太<br />
    安靜了QTL或許是覺得小說裡的古泉隔離自己的意圖<br />
    比較表面式,啊這麼說藏在心裡可能真的比較深吧<br />
    <br />
    不過我很喜歡小咪那句"不如說是古泉本人也暫時不<br />
    想再深入去剖析自我。"<br />
    <br />
    <br />
    <br />
    >>芙舞<br />
    會啊~通常寫衍伸小說不管寫哪個角色<br />
    都是自己一部分的呈現<br />
    只是多跟少的比例<br />
    <br />
    作者像阿虛的這點我之前有思考過,結果我自己最後<br />
    的結論是"因為阿虛他就是大眾聲音的體現"<br />
    雖然這種結論對"阿虛"這個角色的界定,就會轉變<br />
    成一個籠統的概念(大部分人的個性都接近他,他是<br />
    最貼近大眾心裡的人)<br />
    <br />
    我之前還有另一個結論(不過有點怪~看看就好)<br />
    就是小說中的阿虛跟春日,都是谷川老師比較"本心<br />
    面"的呈現,而且互為表裏,就像一個人的內心會有<br />
    高張跟降溫的機制,然後阿虛春日之外的角色,是屬<br />
    於"與本我相對的外界"<br />
    涼宮春日的憂鬱,也可以說是谷川老師的對話集~這<br />
    樣的感覺<br />
    <br />
    <br />
    如果谷川老師真的把古泉一樹的性格描摹得很完整<br />
    說不定讀者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喜歡他<br />
    <br />
    我覺得古泉的待探討性跟多變都是這名角色受人喜愛<br />
    的特質XD<br />
    <br />
    所以能夠把全心都放進去喜歡、進而感受到的,正是<br />
    "妳現在心裡喜歡的"那位"古泉一樹"(只有妳自<br />
    己才知道的形象,別人不會知道)<br />
    如你所說,是戀心沒錯,也可以稱之為朦朧美~總之<br />
    ,以上只是我的推測而已(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