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涼宮系BL同人小說(插圖附)倉儲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kknk17s.jpg



   對我來說,最棘手的可能是後記

  
  在『四秒』裡面,有不少段落與分裂(涼宮書系第九集)相連且交錯進行,以書寫同人文的角度來看,當分裂一書中實質存在的時間帶被作者跳過不作描述,只試圖以角色視角看到的一切為正文主軸時,對還沒有看過小說的讀者來說,這樣的文章到底親不親切?

  
  鐵線蕨さん在鮮網留言裡,有描述到關於文章中錯置的結構性斷層,會讓初看的觀者感到錯愕,實際上,在重新檢視文章的過程中,我發現最原始的、「把想像空間留給看的人」的目的性,同時也左右自己描述的完整度,而結構性也會跟著變得較為瑣碎
  
  我認為問題點,應該是出在自己撰寫時著眼太單一、以及收斂過度等問題,再者,於實情的描摹上,並非那麼地完整,同時也還未將內心所想的全數呈現,就跟D子說的一樣,留白留得太多
  

  在我最初的希望裡,是預設為──讀者都看過涼宮春日的分裂,如果看過分裂,就可以將正文(分裂原作的阿虛視點)穿插在同人文中的主視點(目前嘗試模擬的古泉視點)之內,可是就算讀過原作,會想比對的人也不至於太多(應該是會有個大概印象),那麼討論到這邊,其實會發現這種預設立場以及目前的創作型態,無論對於看過原作、或者還沒看過原作的讀者來說,都『並不是那麼的親切』的
  
  


  就原作書寫方式而言,當想嘗試二次衍伸時,如果拿阿虛之外的角色做主述,大抵都有以「透過阿虛的描述與形容、以及所感受到的角色形象」為依據前提的確立,之後才能進行視角切換以及轉化程序
  因為涼宮是一部通篇只使用第一人稱(阿虛本身)來描述故事進程的小說

  在鮮網發文時,也收到了對小說的感想,我認為有幾個直指的是相當『精準』的、也就等於,作者放出的概念與讀者接收的概念等值,我將這些幾乎沒有落差的感想詞句作為在後記一文中的補述項目(以下此色為感想)

  
  >>春日雖然很漂亮【四秒01裡】)、但有無神感
    

  首話插圖中的春日,是「神」形態的概念,也可以說是「機關」內部統整的形象概念,在我嘗試延伸機關的統合模式時,我覺得『涼宮春日』代表了許多特殊名詞的集合體
  那並不是人類的概念 
  而是符號集合的概念

  >>但是結尾就會拿阿虛來「抵」(沒錯是這個字)
    當虛這個人被提到或出現的時候
    我都會有那種趕鴨子上架的微妙感,就好像不得不,這個時候套入,這個人的樣子


  四秒跟無感都一樣,我在節奏性的掌握上是有問題的
  那句『趕鴨子上架』其實也是自己內心對結尾的觀感
  當想收尾的時候,緩急就會失控,到底緩急失控的理由是什麼?

  曾經有一次,朋友跟我說『你說你的本命是古泉,但我怎麼看都覺得你還是對阿虛比較好』
  

  我不太懂怎麼樣才算是"對古泉好"
  但是就看小說的角度來說,我確實因為有那種「阿虛已經盡力了」的印象,而認為『多讓阿虛分神一直去留意古泉的種種才叫偏頗』,而且古泉身邊不只有阿虛這個人,他還有很多的排解方式以及對象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人對他人的印象,在初見面的四秒內就決定了。-

不過,能夠計算吧?
只要意識到自己帶給他人的「第一印象」的話、
──就能計算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扭轉這決定性的四秒。



  前提固然著眼於是否能夠洞悉對方的想法,或者對方陳述了、他對『現在的自己』與『過去的自己』之間的差異。

  跳脫出來觀察自己,往往需要高度的敏銳以及洞察力,而最後得出的結果,極有可能令自身感受到極大的挫折或不快等生理情緒。

  但是偶爾也該鼓起勇氣、以第三者的角度回過頭檢視過往的種種,不必透過錄像、也不會淪於第二手訊息,而且、也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擾、當人獨處的同時,自我檢視的意圖往往也與「偶發」一詞相互連結。


  自束性的思考只需要偶發,因為沒有常這麼做的必要性。

  緊咬著自己的短處不放,壓縮著意識、與蜷曲的身體交換弱點的深度,只會把一切都逼入深淵。




===================================

  前幾天為了招收新社員,涼宮同學又再度把去年剪輯的『朝比奈實玖瑠的冒險 Episode00』翻出來看,當她把帶子從書架上抽出來的同候,不免彈了彈封殼因為暴露在空氣下而沾染上的灰塵。

  「嗯嗯、該回顧的還是要回顧!」

  封面分別是扮成邪惡魔法師的外星人、有點僵硬地擺出實玖瑠光線手勢的未來人學姊,右下角不免俗的放上了在拍片的多數時間裡,都拿著反光版待命的男主角,而且還一付看不出到底具備何種超能力的樣子。

  「既然都要拍第二集,不來好好總檢一下怎麼行啊~啊真是的、文藝部教室沒有大螢幕好像也該有個投影機的吧、對!應該要有的吧~這不就代表了過去整整一年我們都沒有辦過電影週嗎?身為團長怎麼從來沒有想到過呢!」

  自問自答的結果是雙手果斷地離開了鍵盤、她將電腦螢幕的電源一關就打算往外走。

  看來涼宮同學打算到電研社搜刮器材回來使用,以一般情況來說,大部分的事件都會順著她的意思進行,不過就在她邁開修長的腿作勢要離開的那一瞬間,手腕馬上被還定在椅子上與我做盤面廝殺的阿虛一把往回拉。





  我將下一步棋置上,看來戰局會中斷一陣子。

  「要看借一下視聽教室不就可以了。」儘管語氣裡透出了無奈,不過阿虛的行動力很明顯地快上了分毫。


  「那你說、要借視聽教室嗎?」噘著唇、但並沒有拒絕對方的提議。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回到寢室時已屆清晨,古泉連洗個澡的力氣都沒有就直接倒回床上,指尖慣性的掠過電子錶,將鬧鐘設置好,緊接著,他讓視覺暫停顯像。


  閉眼的同時伴隨著一瞬間的不快,頓痛即刻地掠過了腦海,也許因為雙目太乾澀了吧,闔起眼簾卻造成了反效果。
  由於眼皮異常沉重,連眨眨眼睛甚至再度打開都嫌吃力,因此,他只能默默等待異物刺激眼球的不適感消失。

  穿越窗稜的微光,充塞著臥室內的、慘白的日溫,將黑暗的視野染紅。


  其實自己待在閉鎖空間裡的時候,不正與現況如出一轍嗎?

  少女的夢境與超能力者的思維,難道不是相互聯繫著的嗎?



  那麼,就連少女曾經說過的,戀愛只能稱之為精神病的部分……

  ──思緒看來暫時沒有辦法中斷了,儘管生理上相當疲倦,卻喪失了『入睡』這麼單純而自然的基礎反應,古泉憶起了自己被成人認定──這名孩童已經沒有辦法分清楚什麼是現實、什麼是非現實──的過往。

  小時後被判定罹患精神分裂症的那段時間,無論身處在家中、學校、還是純粹這個大環境裡,日復一日,外人的視線總如芒刺在背般的、犀利。

  自己明明能以一貫之的表達出『眼中所見、腦海所顯的世界樣貌』;明明言語中的思考組織性是存在的,沒有顛三倒四、或任何風牛馬不相及的言談內容,但這名少年口中所謂『千真萬確的事實』,卻被醫生通篇斷定成『自然而然的妄想』──甚至最終,被直接賦予「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病名,幾乎與「正常人」作出了極端的區隔。

  


  他沒有辦法正常就學。

  起初同學並不會覺得他特別奇怪、或者特殊,因為當古泉跟同學講述這些天馬行空的事蹟時,大家的表情就像抓到了第一手訊息般的興奮莫名,古泉非常會說故事,非常懂得怎麼擅用手勢、語氣來增強幻想物語的可信度與真實性。

  或許是因為,大家也想變成勇士或者公主吧?



  古泉意識到當他把這些經歷說出來之後,心中的恐懼感就會減低。

  就像跟朋友分享超自然的體驗或者抒發心中可笑卻又偉大的妄念般,單純地把想法分擔出去,爾後,自己就會好過點。

  在那一派陌生的灰色國度裡,因為『未知的生物』而顫慄不已的自己,以及毫不具自主性、將『未知的生物』切割消滅的力量,都令本身愕然。

  然而最終古泉發現了解除恐懼的方法。

  將過度真實的惡夢,美化為英雄物語的表現力,他可以將事件編輯得井井有條,琅琅上口。原本以為,日子這麼過下去就好了。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古泉跟其他機關的同仁們,都曾經做過被困於閉鎖空間之內的夢。

  大部分的人都說出了「夢的內容很無聊」之類的感想,既耗神又沒辦法好好休息,而且,作夢真的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明明只是維持數秒的快波睡眠(Fast Wave Sleep)而已,有時候卻像度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古泉在得到進入閉鎖空間能力的初期,也曾經做過明明身處於灰色的空間之中、色系卻相當鮮明的夢。

  幾乎每次的內容都很類似,周圍相當暗,而且大部分都是熟悉的建物,然而卻踩不到實地,腳底下流過的,是已經被解決的神人、其青藍色的、軟性的殘渣,會在不具攻擊性的狀態下如同電流般竄進身體內。









  神人被解決了,閉鎖空間卻沒有解除。

  不必擔心,因為這是只有夢裡才會發生的情形。


  或許,神人就是少女憤恨的淚水所組成的,種種行為,也都顯示少女急於尋找宣洩的可能性。

  『神』的身邊沒有人能理解她的想法以及語言、她的所作所為、每個人都覺得既奇怪又毫無意義,換言之,是個不合群又難以接近的女孩子。

  選擇了與自己的精神面關聯性最密切的這群人,並且構築了只存在於超能力者腦內的閉鎖空間,就如同神透過意識與意識的合流,將諭旨發送給每位信徒般的純粹。

  可以這麼作出假設吧──這就是少女與外界溝通的另一種方式。


  不少人覺得自己聽見了神的聲音、被神所庇護著,才能在悄然無聲的空間內解決掉那種超乎常理的怪物,而且,還有「同伴」的存在,比起孤軍奮戰,這種同心一氣的作戰型態更加令人氣血沸騰。

  ──聽起來就像是打線上遊戲的人會發表的感言,不過古泉也認同對方所說的。




  『你不覺得,光是讓我們在夢裡看著被解決後的神人的姿態,就會有種微妙的安全感嗎?』因為平常解決神人之後空間就跟著瓦解了,根本沒有機會好好觀看那種平穩的狀態。

  『不、我覺得那是艾菲爾鐵塔效應。』古泉攤了攤手,對自己的同事回道。『是因為你習慣了,才感受不到對方的可怕。』
  還有因為你現在仍具備解決神人的戰力──不過古泉並沒有把後面這句話說出來。


  『艾菲爾鐵塔效應、你是指習慣論啊?』對方跟著聳肩。『我一開始並不覺得那怪物很醜陋~你想想看,人只要是惡質的那一面,應該都會滿可怕的,可是神人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可怕。』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時間點位於涼宮春日的分裂一書前段的同人文章,CP除了古虛古之外,會有微量的會長古泉


===================================

  透過感知系統,可以理解事件的片面,把所見所聞,編輯為「理解後」的型態。

  其貴重之處
  或許在於系統本身擁有『保留』以及『剔除』的選擇權
  ──有些事件,未必與理解後的真相相符





===================================


  大約有二十來位年齡參差不等的機關要員,一同坐在螢屏之前觀看電子儀器刻錄下來的影像。
  畫面以側寫為多,同一時間內,螢屏也會跳出分割用的子畫面,與主畫面的紀錄時間帶並行。


  被攝體都相同,只是錄畫的角度有微妙的差異,這些、應該只是機關希望要員們可以從更多不同的角度觀察被攝體本身而作的編輯,然而這種瑣碎的紀錄,的確很難引起觀看的興味。

  現在差不多是一般民家的晚餐時間,不過現場大部分的人都已先簡單填過肚子。

  有人在座位上打著呵欠。
  雖然以手半掩,但是坐在旁側的鄰人也注意到了,如同連鎖效應似的,有人站起身來離開了座位,走到主室後方的茶水間倒水;有人開始與身邊的人們竊竊私語起來。


  這是從上週開始持續紀錄到今日放學為止、與涼宮春日相關的各種活動影像,舉凡事件的前因後果、順序以及細節等等,身為SOS團其中一員的古泉一樹,已經親身參與過了一次。

  如果身處其中,其實會覺得滿有趣的。

  然而剪輯成影像之後,卻難以產生觀看家庭錄影帶的閑情,只會覺得枯燥不已──差不多的行動模式、眾人近似的反應、還有大致相同的收尾~在外人眼中,一定也脫不了類似的印象。

  把這些千篇一率內容看完,是機關要員們每週例行的公事。

  ──如果和SOS團的團員們一起看這個,會覺得比較有趣嗎?──視線雖然佇留在飛逝而過的畫面上,精神力卻無法正常接軌,古泉對衍生出類似想法的自己感到不成熟。




  記得當初得知自己被選為進入團內的一員時,曾經也有過抗拒的念頭。
  知道自己將被側寫,與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側寫的人相較,似乎後者幸運得多。
  而且正因為知道自己無時無刻都會被紀錄,因此在表現以及心情上、也加入了顯著的修正。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順著那股態勢,我接下了原先從不認為自己往後能夠持續貫徹的工作。
現在的我有個連自己聽了都覺得好笑的頭銜。
多少稱得上,有點令人得意的別稱。


「被命令」聽起來十足帶有貶低的意味
但「受拔擢」聽起來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其實沒什麼不同,這兩件事差不了多少,所以我不在乎。






替我撥攏著髮尾,並且仔細注視了許久的古泉一樹,與其說在端詳、似乎更有審核的意味。

我是物品──嗎?



「合格。」他牽起的唇線非常有魅力。
「冒昧打擾了你,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提案,希望你能夠協助...」



打從一開始古泉找上自己,我就已然意識到、
──這絕對是份令人愕然的苦差,我連他是誰都不曉得,就已經被強迫推銷了令人難以消化的套餐,名為「競選會長」的組合式大禮。

不過,事情的發展出乎預期。
至少,到目前為止,都還算是得心應手的範疇。

古泉並非我的副手,而是上級、
這是台面下的。


進入北高競選學生會長這件事改變了我的一生。自己卻只能重複播放著那幾乎會被他回以『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一句話』的單詞,來支撐由自己擔綱主演頭銜的這場騙局,能保有它舞台的合理與戲劇性。


我腦海裡響起了古泉所說的「合格」與他清脆並揚起的尾音。

走在對方替我規劃好的道路上。
除了平穩以外,我多得到了一些樂子。

那個男人似乎不介意與同性過近的肢體接觸,但是我介意。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百合的一篇,百合到我打完之後笑得很厲害



圖文沒什麼關係,夏天到了這種圖看起來只會出現在冷氣房裡而已,這篇應該算古虛古,不過其實我覺得這篇比較像阿虛的後宮就是(啊!說出來了)
那麼以下正文。





『夏日遠征』(SOS團活動出席紀錄簿:阿虛/實玖瑠/團長大人與副團、長門缺席)




  蟬聲齊奏的季節伴隨著汗濕的黏膩感,最近的社團教室連桌面都溢出異常份量蒸氣的行徑、就算搭配著朝比奈學姊泡的茶、還是令人連來盤桌上遊戲的動力都沒有。
  

  今天春日不在,我想她再怎麼受不了這種天氣,應該也不至於真的去商店街抱台冷氣回來裝上。
  這固然是就我個人直覺而言,參考價值比照教科書的注解辦理即可,一般來說、通常大家在閱讀之餘泰半是會跳過那些欄位的。

  這讓我突然有點想念前兩個月的雨季,至少午後的暴雨威脅只要順手帶個傘就抵擋得住,怎麼樣都比當下這揮之不去的惡劣燠熱來得有親和力。

  淋得一身濕也比排汗困難暢快太多,說到排汗,這間活動教室最缺乏季節感的想必還是那個固定的角落,外星人身上有沒有汗腺構造似乎不是當下的我用肉眼就能判別出來的,但馬上能確定的無非是可以完美構成清爽空間氛圍的主角目前不在位置上。



  是的,人型終端機今天同樣缺席,留在她座椅上的則是一本淺藍色封皮的文庫本。





  「阿虛、我把茶冰過了喔~」端出茶水的朝比奈學姊比我抵達文藝部的時間更早,至於為什麼能在這種大熱天換上裙長及地的侍女服這點……

  「啊~雖然看起來是這樣,不過~衣服很透氣的。」放下茶杯後的學姊首度以慌張的模樣回應我的關切。「而且,因為換得很習慣了,如果穿著原本的制服反而不習慣呢~」那像小栗鼠般的姿態靦腆得不得了,多少化解些許活動部室內蒸騰的氣熅,我打開日前春日她所徵收的電風扇開關,在熱風吹送了三秒之後,突然有個點子從腦海中掠過──



  「朝比奈學姊,冰塊!」想想時間還早,我沒頭沒尾的丟出這句話,當然不至要她馬上就搞懂我的意思。


  不過學姊這回、異於平常慢半拍反應地立刻會意並合起了掌心。

  「啊~好點子,阿虛、就這麼辦。」看著學姊雀躍的表情,我突然發現室內溫度還是器材溫度、或者人體溫度心情溫度都好,無論是溫度計量得出來的物理數值;還是靠心去感受的非物理數值,都在瞬間被我拋到了九霄雲外去。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で、總之我該從哪邊開始說起比較好呢?
  就跟大多數養了些寵物的人們該有的煩惱差不多,現在我正彎著腰用捲起來的膠帶清理三味線優哉游哉閑晃時掉在塌塌米上的毛屑。



  大約數個小時前。
  「阿虛~~~~」


  「怎麼啦?」明明是快樂的休日,這會兒沒有春日興致勃勃發起的假日蒐寶大會;也沒有需要跟長門一塊解決的麻煩難題,雖說無緣鑑賞朝比奈學姊翩然的便服姿態以及那幾乎能讓一個總是處在緊繃狀態下的人感到安定的天使笑容,多少讓我有點悵然。

  說起來果然還是有點可惜嗎?沒有春日所號召的假日五人部後活動?
  不過這都已經不重要了。

  我的生活如果再持續跟神秘事件周旋下去的話,就可以洋洋灑灑寫一本世界蒐奇錄還是個人超現實履歷自傳放在書店不顯眼的角落裡面,等著哪個已經找不到書可看才把它抽出來、結果順手翻翻又放回架子上讓它繼續積灰塵的人見識一下、所謂「通篇的碎碎念」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就跟春日她對普通人提不起興致一樣,我對寫小說這種事情也沒多大興趣、所以書店的從業員,你們、大可放一百二十個心。

  說到底,SOS團全員都得生出一篇小說那次,就已經讓我吃足了苦頭,回想一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朝比奈學姊圖文並茂的童話大雜燴繪本~當然她手忙腳亂的修正了不下數回,而當時沒有陷入思緒苦戰的似乎是長門跟古泉,長門的恐怖小說跟我所認知的恐怖小說不太一樣,至於古泉寫的推理長篇,因為太過洋洋灑灑導致出刊時我根本沒仔細閱讀過。

  正當腦袋裡還在運作數週前的回憶時,我妹的聲音把把自己給喚了回來。「這星期輪到你打掃了啦~~~」結果我只能看著她把分明是活動筋骨一個早上,現在已經有點懶洋洋、想打盹兒小憩一下的三味線抱了出去,喂隨便打擾睡覺的貓咪可是會被刮一頓!
  「那今天就輪到我帶三味線出門散步了喔~」三步併做兩步踏出了房間的妹妹把我假日唯一的樂趣也給剝奪了。「唔呼呼帶你出去曬太陽喔、三味線好乖好乖~」等等三味線竟然完全沒有發怒也沒有齜牙咧嘴,明明牠還在睡的不是嗎?
  那為什麼我在他睡覺時只是輕輕摸摸他也會被咬,安撫跟訓練動物的才能,跟我難道這麼無緣?


  於是我就這麼一路從客廳清理到廚房、從玄關到後陽台、再把洗衣間跟浴室都一起整理乾淨。

  至於為什麼會這麼勤勞?
  當然是因為這跟SOS團十足耗體力的活動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很好!最後一個地方...」打掃到最後是放置待客用被單的棉被間,只要再把棉被整齊的疊起來放回去今日的掃除工作就宣告完畢了。「也完...唔、」やれやれ...作了一個下午的苦力,看來我也跟三味線一樣萌生了想睡的念頭。

  不過這時候大概沒人會衝進來把我抱出去曬太陽,所以我只好攤開棉被倒下去開窗自己曬了。
  真沒辦法。總之、春天的午後三時陽光正和煦,被睡魔侵蝕之後再來就等著老妹叫醒我吧!
  很快地、勞動過後的疲憊感瞬間吞噬了意識。



  然後,回到目前所處的狀況的時間點。
  第一個反應是有人在舔我的臉,說舔好像曖昧了些,不過把氣息噴在我臉上也太...

  大家都知道,貓舌有刺狀的粗糙感。因為貓舌有許多俗稱線狀乳頭的尖刺,朝舌頭內側生長。
  貓可以舌頭代替刷子,整理細毛,去除雜毛和體臭味。而且貓舌在飲食上也有大功用,到刺能剔除骨頭上的肉塊,喝水時,還能用舌頭代替湯匙。

  我會用這段文字說明,代表舔我的一定不是三味線否則我現在應該會痛到跳起來。等等那舔我的是什麼!?

Neko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